《墨子》管理学(一)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来源:互联网

  第一节:亲士

  原文:入国而不存其士,则亡国矣。见贤而不急,则缓其君矣。非贤不急,非士无与虑国。缓贤忘士,而能以其国存者,未曾有也。昔者文公出走而正天下,桓公去国而霸诸侯,越王勾践遇吴王之丑,而尚摄中国之贤君。三子之能达名成功于天下也,皆于其国抑而大丑也。太上无败,其次败百有以成,此之谓用民。

  吾闻之曰:“非无安居也,我无安心也;非无足财也,我无足心也。”是故君子自难而易彼,众人自易而难彼。君子进不败其志,内究其情,虽杂庸民,终无怨心,彼有自信者也。是故为其所难者,必得其所欲焉;未闻为其所欲,而免其所恶者也。

  是故倡臣伤君,谄下伤上。君必有弗弗之臣,上必有谘谘之下。分议者延延,而支苟者詻詻,焉可以长生保国。臣下重其爵位而不言,近臣则喑,远臣则唫,怨结于民心;谄谀在侧,善议障塞,则国危矣。桀纣不以其无天下之士邪?杀其身而丧天下。故曰:“归国宝,不若献贤而进士。”

  今有五锥,此其铦,铦者必先挫。有五刀,此其错,错者必先靡。是以甘井近竭,招木近伐,灵龟近灼,神蛇近暴。是故比干之殪,其抗也;孟贲之杀,其勇也;西施之沉,其美也;吴起之裂,其事也。故彼人者,寡不死其所长,故曰:太盛难守也。

  故虽有贤君,不爱无功之臣;虽有慈父,不爱无益之子。是故不胜其任而处其位,非此位之人也;不胜其爵而处其禄,非此禄之主也。良弓难张,然可以及高入深;良马难乘,然可以任重致远;良才难令,然可以致君见尊。是故江河不恶小谷之满已也,故能大。圣人者,事无辞也,物无违也,故能为天下器。是故江河之水,非一水之源也;千镒之裘,非一狐之白也。夫恶有同方取不取同而已者乎?盖非兼王之道也。是故天地不昭昭,大水不潦潦,大火不燎燎,王德不尧尧者,乃千人之长也。其直如矢,其平如砥,不足以覆万物。是故溪陕者速涸,逝浅者速竭,墝埆者其地不育。王者淳泽,不出宫中,则不能流国矣。

  管理感悟:治理国家与管理企业都需要德才兼备的人。如果不重视人才,不关心人才,组织内人才流失殆尽,都会有亡国与亡企的危险。作为企业管理决策层,见到真正的人才,要马上提拔任用,不然人才就会心存不满而怠慢上司。企业的发展要靠人才来谋划。如果企业怠慢人才、轻视人才,这些的企业是不可能生存得很久的。作为高管与老板最关键的,是会用人,把人才用好了,用活了,不但自己不那么累,而且企业井然有序,事业蒸蒸日上。失败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身边与团队里没有一个人才来辅佐。那些属下中人才济济,又善于用人的管理者,就算失败了,也有办法取得成功。人才需要安定的住所,这样他们才会心安定。人才需要足够的金钱,这样他们才会心满足。给予人才房子与金钱,是留住人才的物质方法。管理者要严于律己,宽于待人。特别是对人才不要严苛,以宽容对待他们。同时,还要不去挫伤他们的志向,鼓励他们朝着志向前进;还有要体谅他们的难处与体察他们的苦衷,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,这样才能既留住人,又留住心。这是留住人才的精神方法。进行事业的路程中,不会是一帆风顺的,而会是有艰难险阻存在。只有迎难而上,才能够达到自己理想的目标。

  佞人与谄媚的下属会让上司失德失利。管理者必须要有敢于矫正自己过失与纠正企业决策失误的员工,自己身边总要有几个敢于直言相谏的下属。有着不同的议论,有很多不同的意见,直言不讳的人多,那么这是企业之福,因为企业可以知道自己的得失在哪里,明白哪里不足需要马上改善。如果企业里,管理人员爱惜自己的权力与待遇不敢向上司与老板进谏,高管与老板身边的人沉默不言,在外面工作的员工也沉吟不语,不满的情绪就会弥漫开来。谄媚阿谀的人在高管与老板身边,好的建议被阻塞,企业离危险不远了。所以,管理者向上司赠送贵重的礼物,还不如向上司举荐贤能的人才。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人才太优秀,会招人嫉妒羡慕恨,所以,管理者要保护好人才不受人际关系倾轧或者排挤、陷害。不但要有容人之过,还要有容人之量,更要有容人之长。贤明的管理者,都喜欢有功劳的下属;慈爱的父母,都喜欢有出息的儿女。没有功劳的下属,不会受到管理者的喜欢。没有本事的儿女,不会受到父母的重视。所以,管理者不要把不能胜任要职的人安排在重要岗位,不能把没有本事、没有能力拿高薪的人让他领高薪。什么样的人才,就给予什么样的岗位与职务。什么样的人才,就拿什样的薪水与享受什么样的待遇。优良的弓箭难以拉开,但它可以射得更高更远。骏马难以驾驭,但它可以负载重物到更远的地方。杰出的人才难以调遣,但他却受到高管与老板的尊敬。管理者不要受“类我效应”的束缚,要能海纳百川各种人才,还要能海纳百川各种不同的思想与观念。长江黄河不嫌弃小溪的水来灌注,所以能汇成巨流。不推辞难事,不违背自然规律,所以才能成为优秀的管理者。长江黄河的水不是来自于一个源头,很贵重的皮衣也不是一只狐狸腋下的毛织成的。管理者要谦虚谨慎,不要夸耀自己如何,这样才能让员工们真心拥戴。

  第二节:修身

  原文:君子战虽有陈,而勇为本焉;丧虽有礼,而哀为本焉;士虽有学,而行为本焉。是故置本不安者,无务丰末;近者不亲,无务来远;亲戚不附,无务外交;事无终始,无务多业;举物而暗,无务博闻。

  是故先王之治天下也,必察迩来远。君子察迩而迩修者也;见不修行见毁,而反之身者也,此以怨省而行修矣。谮慝之言,无入之耳;批扞之声,无出之口;杀伤人之孩,无存之心;虽有诋讦之民,无所依矣。故君子力事日强,愿欲日逾,设壮日盛。

  君子之道也,贫则见廉,富则见义,生则见爱,死则见哀。四行者不可虚假,反之身者也。藏于心者无以竭爱,动于身者无以竭恭,出于口者无以竭驯。畅之四支,接之肌肤,华发隳颠,而犹弗舍者,其唯圣人乎!

  志不强者智不达,言不信者行不果。据财不能以分人者,不足与友;守道不笃,遍物不博,辩是非不察者,不足与游。本不固者末必几,雄而不修者,其后必惰。原浊者流不清,行不信者名必秏。名不徒生,而誉不自长。功成名遂,名誉不可虚假,反之身者也。务言而缓行,虽辩必不听;多力而伐功,虽劳必不图。慧者心辩而不繁说,多力而不伐功,此以名誉扬天下。言无务为多而务为智,无务为文而务为察。故彼智无察,在身而情,反其路者也。善无主于心者不留,行莫辩于身者不立。名不可简而成也,誉不可巧而立也,君子以身戴行者也。思利寻焉,忘名忽焉,可以为士于天下者,未尝有也。

  管理感悟:开拓市场,要以勇敢为本。对员工去世或者员工直系亲属去世,一定要隆重办追思会仪式,高管参与吊唁活动要以哀痛为本。任命各级管理人员,虽说要考察他们的才能与学识,但重点还是以他们的品行为本。要把德才兼备的人才晋升到高管的职位。没有品行的人,不能让他们晋升到高管一职。如果任命没有品行的人担任高管,哪一天把企业搞得危机四伏,或者鸠占鹊巢,到那时就悔之晚矣。根基不牢的人不适合当管理者,不要期望他们能把企业搞得蒸蒸日上,因为不服他们的人多。高管连员工们都不亲近,都不爱护,还视同于仇敌,就不要期望能招徕五湖四海的人才。亲戚都不亲附于管理者,可见管理者不适合处理人际关系,不适合与其他利益相关者打交道。管理者做一件事情,虎头蛇尾,都不能善始善终,就不要给予他承担更大的重任,就不要让他处理更多的事务。主要是怕他把事情搞砸。如果员工连一个事物都搞不明白,可以看出其见识并不广。以小就可以见大。

  管理者要治理企业,必定要能明察左右下属来使其他员工臣服。管理者明察左右可以提高自己的修养。如果修养提高后,还是遭到他人的诋毁,这时就要学会反省自己。通过“三省吾身”来减少他人的怨言,使自己的品性也得到提高。他人有诬陷与恶毒的话,是因为工作中难免得罪人或者让其他人嫉妒造成的,不要听它。对诽谤与攻击他人的话,是因为他人让自己不爽或者他人侵犯了自己的利益,不要说它。伤害别人的刻薄想法,是因为自己仇恨他人与怨恨他人,想要报复他人,不要放在心里。这样做,管理者面前哪怕就是有再多的专职、专业搬弄是非的人,也就无处可依,无计可施,无济于事了。管理者努力工作,则日渐强大;如果安于享乐就会日渐苟且;如果恭敬他人行为庄重,就会日益繁盛。

  管理者的处世原则是,贫穷的时候要廉洁,不损公肥私,不损人利己;富贵时要讲义气,施舍钱财救济他人,不做伤害、出卖、损害朋友的事情;爱护周围活着的亲朋好友、员工们,哀悼那些去世的亲朋好友、还有员工及其他们的直系亲属。这四种行为,是要有发自内心情感所做,而不是虚情假意所做。埋藏于内心的,应该是对国家、社会、组织、家庭无尽的仁爱;表现在行动上的,应该是无比的谦恭;说出口的,应该是无比的典雅。意志不坚强的人,才智不会通达。说话没有信用的人,行动没有结果。对那些占据财物而不懂分享的人,不值得与他们交朋友。不信守原则,辩别事物不广博,分辩不清是非的人,不值得与他们同行。根基不牢的枝叶会有危险,不修身的人会堕落。源头浑浊的水不清澈,不守信用的人名声会败坏。名声与赞誉的增长,是因为管理者成就了事业才得来的。空谈的人很少行动,善于辩论的人也没有人听他的。出力很多但爱夸耀的人,就算他很辛苦,也没有人认可他。聪明睿智的管理者,心里明辨却不多说,做得多却不夸耀功劳,所以这样的人就会名扬天下。话不在多而在机智,不在文雅而在明确。失败的人,是既没有智慧,又不能明察事理,又加上自身懈怠懒惰造成的。善行要靠内心的支持才能够长久保持。行为要靠自身的理解才能够树立。名声与荣誉,收获与建立不容易,这需要管理者身体力行才能达到。重利而轻名,不能使自己的声名远播,不能使自己德才兼备。

  第三节:所染

  原文:子墨子言见染丝者而叹曰:染于苍则苍,染于黄则黄,所入者变,其色亦变,五入必,而已则为五色矣。故染不可不慎也!

  非独染丝然也,国亦有染。舜染于许由、伯阳,禹染于皋陶、伯益,汤染于伊尹、仲虺,武王染于太公、周公。此四王者所染当,故王天下,立为天子,功名蔽天地。举天下之仁义显人,必称此四王者。夏桀染于干辛、推哆,殷纣染于崇侯、恶来,厉王染于厉公长父、荣夷终,幽王染于傅公夷、蔡公谷。此四王者所染不当,故国残身死,为天下僇。举天下不义辱人,必称此四王者。

  齐桓染于管仲、鲍叔,晋文染于舅犯、高偃,楚庄染于孙叔、沈尹,吴阖闾染于伍员、文义,越句践染于范蠡、大夫种。此五君者所染当,故霸诸侯,功名传于后世。范吉射染于长柳朔、王胜,中行寅染于籍秦、高强,吴夫差染于王孙雒、太宰嚭,知伯摇染于智国、张武,中山尚染于魏义、偃长,宋康染于唐鞅、佃不礼。此六君者所染不当,故国家残亡,身为刑戮,宗庙破灭,绝无后类,君臣离散,民人流亡。举天下之贪暴苛扰者,必称此六君也。凡君之所以安者,何也?以其行理也。行理性于染当。故善为君者,劳于论人,而佚于治官。不能为君者,伤形费神,愁心劳意,然国逾危,身逾辱。此六君者,非不重其国、爱其身也,以不知要故也。不知要者,所染不当也。

  非独国有染也,士亦有染。其友皆好仁义,淳谨畏令,则家日益,身日安,名日荣,处官得其理矣,则段干木、禽子、傅说之徒是也。其友皆好矜奋,创作比周,则家日损,身日危,名日辱,处官失其理矣,则子西、易牙、竖刀之徒是也。《诗》曰“必择所堪,必谨所堪”者,此之谓也。

  管理感悟:丝与布匹之所以被颜料所染,这是颜料的影响力大的缘故。我们作为管理者,在职场上也会被我们的上司、同事、下属所染。他们的影响力程度,决定了所染的程度。我们会被尊敬的人与喜欢的人所染、所影响。因为心理接受他们与认可他们程度高。而那些我们瞧不起与厌恶的人,我们不会被他们所染、所影响,因为我们内心排斥他们。如果那些我们尊敬的人与我们所喜欢的人,对我们施加好的影响,我们会模仿他们的行为,言听计从,从而学好。如果他们对我们施加坏的影响,我们也会模仿他们的行为,言听计从,从而学坏。语言与文字,还有个人行为都是能施加影响力的武器。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就是说明我们身边的人,对我们所染的比较深,对我们的影响力比较大。因此,得出这样的结论,那就是管理者要任人唯贤,要举荐善良与道德高尚的担任企业要职,这样很多人会被贤才的善与道德情操所感染、所影响。而且交朋结友,要交良师益友,而非狐朋狗友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有什么样的下属,就有什么样的领导。有什么样的朋友,就有什么样的人。我们不要担心被其他人所熏染,而这其他人必须是道德品质比较高的人。不然,被道德低劣之人所熏染,想要再学好,就比较困难了。管理者周围都是贤才,那么管理者是最大的贤才。管理者周围都是蠢才,那么管理者是最大的蠢才。管理者周围都是黄、赌、毒的人,那么管理者也迟早是这样的人。所以,管理者最重要的工作,就是要选拔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在身边工作,以受他们熏染。国家被贤才熏染得好,这个国家就会长盛不衰。企业被贤才熏染得好,这个企业就会蒸蒸日上。作为个人来说,如果他的朋友们都崇尚仁义、淳厚谨慎、恪守法令,那么这个人的家族就会兴旺发达,自身也会没有什么灾祸,处于安然状态,名声也会日渐荣耀,受社会尊敬,而且他当领导,办事会很得当。作为个人来说,如果他的朋友们,都妄自尊大、胡作非为而又结党营私,那么这个人的家族就会日渐损耗,自身也会慢慢走向危险,声名更会受损,而且他当领导,办事没有思路与章法,乱搞一通。综上所述,管理者在选拔人才与交朋结友方面一定要谨慎,以免被不好的东西所熏染、所影响。

(责任编辑:方)